【精品】高一作文汇总十篇

时间:2021-12-17 15:58:15 高一作文 浏览:473

【精品】高一作文汇总十篇

  在日常生活或是工作学习中,大家最不陌生的就是作文了吧,作文是一种言语活动,具有高度的综合和创造。那要怎么写好作文呢?下面是小编整理的高一作文10篇,仅供参考,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。

【精品】高一作文汇总十篇

高一作文 篇1

  夏季,无论在哪儿,都像一个淘气的孩童,大大咧咧,毫无忌惮;只是,岁月的夏,却又一次一次地哀愁着。掩饰不住的惆怅,彷徨与莫名地失措。我的征途很长很陌生。走上这条路,不过是想经历途中的四季更替与岁月里的无数个“夏”,这流年的夏蕴。

  夏季,葱郁的绿饱尽眼球,看不尽的盎然。无论是烂漫的花丛,还是静谧的夜晚,感到的是无尽的热,无尽的干燥与无尽的夏地肆虐。

  阳光是夏的守护神,安详地普照着,比平时烈几分,也更加炽热。跳跃游走的气流在阳光扫射过的窗口的墙上歌唱着,温暖与炎热并存。

  雨落的时候,已将近后半夏。在半夏里,总会想起悄然逝去的时光,犹在黄昏的时候。成片的火烧云斜斜地倚在西边的半空中,像身着长袍的女子,低低的诉着愁绪。那时,就算不出门,也能在院里看到很远很远的云海和被染遍的半边天。于是,在葱郁缀满花的槐树下飘出一缕一缕夹杂清香的回忆。

  然而,雨大落时,便由不得惆怅的涌动。说夏季的雨,是墨蓝、深黑、灰白或杂乱。虽然有时会看到橙色与黯然的紫。夏雨,常以劲力的风做陪衬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毫无防备的大雨倾盆。一瞬间压下那狂躁的热风,与不安的气流。

  流年的夏,未至的夏,总感觉不同的是时光的蹉跎。

  夜,将一堆被散落的珍珠包裹,将这个世界包裹,有望不穿的压抑,有莫名的失措伤感,也有逃离时的彷徨。

  夏季,那流年的夏季,像遮了纱的上一秒,静静地沉睡着,安然于只有在上一秒之前的梦里。

高一作文 篇2

  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天,我搭乘一辆马车前往S城。马车上除我以外还有四名乘客:三位S城的年轻人,还有一位可爱的小姐。

  这位小姐是走到哪里都能成为万众瞩目的女王的人。为了回应我的自我介绍,她轻声地报了一个姓——罗斯。接着我又追问她听了我的名字为何会如此惊慌,罗*小姐怯怯地说:“我听过一个传说,好像是在这附近的一片荒原死过人,凶手就跟您同姓,姓葛拉斯……”接着她猛地抬起头,满面通红:“您千万别见怪!”

  我只好竭力安慰她,说我不会在意。这时,前面的马车夫缓缓地说道:“那个传说是真的,就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一个深冬。被害者是一位夫人。我们过一会儿就会经过那片荒原。”

 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儿,气氛尴尬至极。最后,一名叫威尔逊的年轻人打着哈欠,懒洋洋地说:“我才不信什么邪。人都死了二十年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?我父亲是S城的警察,这样的杀人案遇到了可不止一次两次。”“哎?这么巧!我父亲也是警察,就在S城,不会是同事吧?”长着大眼睛的平克欣喜地说。“我父亲是侦探,在S城警局工作。”有着青白色死人般的皮肤的兰格幽幽地来了一句。“您呢,葛拉斯先生?”平克问我。我淡淡地笑着:“我父亲是商人,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  于是气氛又活跃了起来。尤其是我和罗*小姐。当我们俩之间的称呼终于由“您”变为“你”的时候,马车突然停了。车夫布莱克跳下车,对我们发表了一篇极具权威的演讲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由于恣意肆虐的大雪、苍苍茫茫的夜色以及险峻崎岖的道路,行车变得非常危险,应该在天明之前停止前进。

  “那我们住哪儿?”威尔逊嚷道。

  车夫布莱克一指前方一小山坡顶的别墅。“不瞒各位说,我们已经到了传说中的荒原。那座房子就是已故的卡斯维尔太太的家,已经空了整整二十年啦!”

  “您是说……这就是那所凶宅?”罗*小姐颤抖着问。

  “别管那么多!有地方住就行!”威尔逊毫不客气地第一个下车。我只好一边安慰着罗*小姐一边往上走。

  空屋比我们想像得要好得多。虽然陈旧腐朽,但顶风挡雪,车夫布莱克甚至还找到了一个破烂的马厩。我们撞开了生锈的大门,在勉强能用的壁炉里燃起几乎被蛀空的木柴。我们舒适地围坐在一起。

  “那么,那个传说又是怎样?”平克问。

  车夫搔了搔头发,讲述起来:“那是在二十年前,我还不满二十岁的时候……”

  温泽·葛拉斯与艾琳·拉萨*相爱了。但双方父母都不同意过门婚事,认为自己的孩子应该找个更好的配偶。于是,趁温泽外出经商时,葛拉斯夫人写信告诉她儿子:艾琳变心了。温泽在绝望中迎娶了另一位女子。拉萨*夫人对女儿说:温泽已有了妻室。艾琳在哭泣中由父母许配给了卡斯维尔先生。数年后,当温泽·葛拉斯先生与艾琳·卡斯维尔夫人相遇时,两人只能遥遥相望,默默流泪。卡斯维尔太太为了避免这种让人心碎的会面,劝丈夫把家搬到荒原。可温泽却追到此处,趁卡斯维尔先生带女儿外出之际,冲入别墅。他最终由爱生恨,刺死了卡斯维尔太太,然后逃离。可S城的一名侦探和两名警官却在温泽家中找到了带血的衣服。在他们揭露温泽的时候,温泽用凶器刺进了自己的心脏。

  罗*小姐轻叹一口气:“多么悲惨……在那之后这里就没人住了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布莱克点点头,“从那以后,卡斯维尔先生带着年幼的女儿离开此处,永远不再返回这个伤心之地。”

  于是气氛又尴尬起来,只剩下柴火燃烧的噼啪声和窗外狂风的尖啸声。不知怎的,那风的声音竟宛如一名女子的惨叫。

  雪下得大了起来,猛烈地敲打门窗。这座旧屋噼啪地发着抖,仿佛随时都要炸开似的。罗*小姐轻声叫了声“吉姆”,然后往我身边缩了缩。我们就在这种环境下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  我正做着梦,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把我惊醒。那一刹那,我差点儿以为是卡斯维尔太太的鬼魂出现了。

  我跳了起来,看见大家都醒着,并一脸惊恐。罗*小姐有点儿歇斯里底,看样子驱走睡魔的就是她了。她使劲摇晃我的胳膊:“吉姆、吉姆!兰格先生他不见了!”我定睛一看,果然不见了那个冷漠、高瘦的年轻人。尽管我心里没底,但还是努力安慰她:“安娜,兰格先生可能只是随处逛逛。这房子可大得很呢!”

  “要不这样吧,”布莱克说,“葛拉斯先生、威尔逊先生还有我一起分头找找。平克先生留下来陪这位小姐。”大家都表示赞成,可罗*小姐抓着我的手不放:“吉姆,不要丢下我。我也去。”我轻轻地把手抽出,搭在她的肩膀上:“安娜,听话,这里很危险,乖乖待在这儿”我轻吻她的耳垂,悄然低语:“到了S城,我就和你结婚。”罗*小姐执著地盯着我,莹亮如水晶的眼眸竟风平浪静,像是要把我看穿似的。

  “走啦!”威尔逊挥挥手。

  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分头寻找。我经过一扇哗哗作响的窗户,外面的一片雪白和夜空的漆黑形成强烈反差,把我吓了一跳。

  我着了魔似的凝视着面前。我看到一个眼神高傲的男人和一个黑发女人,哀伤地看着我。二十多年前,是什么造成了这里的悲剧?争吵、哭泣、狂怒、惊觉……还有鲜血。

  我们的寻找和叫喊毫无结果。我和威尔逊在约定的地方碰了面。我说“我和威尔逊”,是因为老布莱克已是一具尸体。他倒在漆黑的路口——一把匕首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  罗*小姐吓得哭了起来:“同样的死法!一定是鬼魂!卡斯维尔太太和温泽——”“不,应该是兰格。”我打断她,“一定是他故意躲起来,引得我们分头行动,然后趁机行凶夺取财物。你看,布莱克先生的衣袋可是被翻过了。“可是兰格何必如此?难道他想把我们一个一个宰了然后满载财物驾驶马车扬长而去?”威尔逊提出异议。“正是因为这些都不知道,”我说,“才使这起惨案更加可怖。总之,我们不要再单独行动了。”

  于是大家又胆战惊心地坐了下来。我点燃一支烟。恐惧还是压不倒睡意。大家又入睡了。

  一个女人在黑暗中盯着我,黑色的卷发披散着,脸如纸一般惨白。“葛拉斯……”她轻唤,声音仿佛在另一个世界颤抖,“葛拉斯……”

  当我昏昏沉沉地醒来,恐惧与不详的预感再次占据我的心头。当我睁开眼时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——那柄杀死老布莱克的匕首被拔了出来,更恐怖的是:它被转移到了平克的胸口。我这时才真正地惊恐了。到底是谁,这风雪中的杀戳者?如此残忍地杀害两条生命!是兰格吗?在这黑暗的布满灰尘的凶宅!

  我再也忍受不住,大叫起来。

  只剩三个人了。我们围着壁炉坐着,沉默着。

  风呼啸着好像在发生在屋中暴行而咆哮。我又听见了那梦里的低吟,“葛拉斯…葛拉斯…

  这所屋子似乎真的承受不住风雪了,散架一般的无力地呻吟。狂风肆虐,雪花纷飞。没有人再能平静坦然了。

  “窗户没关好。”威尔逊说,“壁炉里的火都快熄了。”我这才感到寒冷。“应该是在隔壁,我去看下。”他说着站起了身。我也站了起来。“我去旁边检查一下。安娜,不用怕,就在旁边。”我说。

  威尔逊走到另一间屋子。风雪的巨大噪声使这里完全听不到别处的声音。风裹着雪花由一扇开着的窗冲进来。威尔逊低声骂了句,关上窗。他回身时却愣住了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。因为一个人举着滴血的匕首正盯着他,而那个人,竟然是——没错,就是我。

  “葛拉斯……是您?”他结结巴巴地说。我微笑着走近:“没错,就是我,吉姆·葛拉斯,温泽·格拉斯的儿子。”“怎么……怎么会!”“你放心,在杀死你们之前我都会让你们知道死的原因。”我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甜美。“我…们?”“先是兰格,再是布莱克,再而平克,最后是你。我趁你们熟睡之际刺死兰格,藏在马厩的草堆中,却被布莱克撞见。于是我干掉了他。然后,我点燃那支特制的雪茄,让你们入睡,再杀死平克。本来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放过你,可你竟不听我的劝告,独自行动……”我把他逼到角落。“可是……为什么!”他绝望地大喊。

  “二十年前,兰格侦探、平克警察和威尔逊警官侦破惨案,逼得温泽·葛拉斯——我的父亲自杀。我的祖父犯心脏病而死亡,祖母因痛心撞墙自尽,母亲精神失常,今年秋天刚死。他们三个,也就是你们三个的父亲害得我们家破人亡!父债子偿,你们还不该死吗?“我狞笑起来,“这么多年来,我随身带着匕首,四处漂泊只为作个了结。现在……我终于……”我挥刀刺了下去。“住手!”一声叫喊划破黑暗,可是晚了,匕首刺进了威尔逊的心脏,他那惊惶恐惧的表情永远定格了。

  我回头一看,罗*小姐站在门口,一点儿也没有慌张的样子,那双眼睛好像是在燃尽的死灰,不能在复燃一般的绝望与平静。我顿时感到暴风雪都停住了。“我刚才在你的旅行袋中,发现了布莱克先生和平克先生的钱夹。你为了栽赃兰格先生,故意偷走了它们,不是吗?”罗*小姐冷冷地说,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不叫安娜·罗斯,我叫安娜﹒罗斯·卡斯维尔,卡斯维尔太太的女儿。我初遇你时,就知道你的身份。但我不点破,因为…我认为你是真心爱我的。”说到这她的声音似乎哽咽了,但仍然昂起头继续说,“我早已知道死亡事件的真相,却还想竭力为你寻找无罪的证据,可是——”她晃晃手中的钱夹。

  这回轮到我慌乱了,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。

  她没有看我,只是无神地望向窗外的风雪,缓缓指向门口:“我不管你怎样,赶快离开我的屋子!我不想再见到,杀人犯葛拉斯!”

  我由她身边跑出门去。与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,我看到一粒莹亮的泪珠划过她白皙的面庞。

 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。残忍地风无情地割裂我皮肤,尸体般冰冷的雪在我身上融化成水,我却无知无觉。我就这样迷茫地跑了不知多久,直至跌倒在雪中。我回头看,却被这场面惊呆了——一团雄壮的火焰燃烧在山坡上,炽热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荒原。

  火光中,我迷离地看到:温泽紧紧地抱着艾琳,艾琳惨白的手无力地扶在胸口的匕首上。温泽泪流满面地大喊,“可是你为什么要离开我?艾琳!你回来呀!不要再做卡斯维尔夫人了啊!不好吗?我要你做艾琳·葛拉斯!听见没有?葛拉斯夫人!”艾琳无神地望着正前方,哀伤地笑了:“为什么这么晚呢?温泽,你早点回来该有多好……”残酷的风雪淹没了温泽声嘶力竭的哭喊。

高一作文 篇3

  此时此刻,我好憔悴,请问是你故意要躲避我吗?你变了,变得不喜欢和我说话了,变得好冷漠,变得只有你的朋友而无我的存在了,你忽视了我把我当成了空气,我好冷,好冷啊,我没有知己了,呵,谁来再给我一份假的温暖,请问下一个欺骗我感情的会是谁?我好孤单,好寂寞,好伤心……

  唉,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没有知己是不行的,但是有了知己反而会使自己伤得更痛啊……每次都被你一次次地刺伤,每次都灰溜溜地走去,请问你还是我的知己吗?为何把我伤得这么痛,唉,一天天过去,又慢慢感觉自己活得好累啊,朋友不理我,学习又好累,自己也越来越不自信,反而变得好内向啊,父母也不理解我,笑容也越来越少了,每次都好想哭,为自己这么得狼狈而哭,为这个失败的自己而哭,为我这个大傻瓜而哭,好伤心,好后悔啊,后悔了……后悔认识了你这样一个好的知己而让我摔得那么疼,好很你,因为有你让我活得好累,你每次总是不能在我伤心时关心我,每个细小的举动总是在不经意间伤害了我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?

  我好累啊,好想休息一下,好想找个驿站停下来一会……

  “喂, 张佳萍,算了,你应该放下她了,相信自己的选择,敢于抛弃她吧,别傻了,因为有她只能证明你会更加寂寞,她不适合做你的知己,因为你们太遥远了,没有沟通的桥梁,没有见面的机会,没有玩耍的天地,没有手牵手的地方,没有对方的心,没有秘密的倾诉,没有……放下她吧,你再这样下去,不仅会使你变的很累,反而会把她弄得累了,不要去打扰她了,她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,丢了吧!要学会做一勇敢的自己,去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真正自己!

  来,数到3我要微笑一个。一、二、三,笑一个,哈哈,我要笑得灿烂点,哼,我要抛下她,不管有多难过,不管有多难,我都做一个真正的自己,找到那个以前的我,我要告诉自己:“她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她不至于你那样付出,她是人不是神,只有自己才是最棒的!”

  一、二、三、忘却……~永远不要沉淀心底,因为三个字,“不值得”!

  我想对那个知己说:“你走吧!我不会在烦你了,我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了,以前的我三番五次地烦你:“对不起!请原谅,我不会再继续了,我错了!我决定了,我决定靠自己靠自己活得快乐!”

高一作文 篇4

  有很多事情和很多议论,它们共同指向一群人——90后。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特点,不过我们的特点大多数并不和优点划等号。

  那个雇人破处的女生,我想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不过是想被关注的孩子,这样微薄的愿望,何至于发展到如此境地?这不仅仅是她一个人,或者我们这群人的问题了。

  整个社会如此扭曲,连最卑微的愿望也要反复折射,才能从世界长出的奇怪棱角间穿插而过。

  作为弱势的群体我们无力违背社会以及世界的意志,我们无力改变什么,若是逆行恐怕会在世界的扭力中化作齑粉。

  那些议论的人们,你们可曾想过,这世界的扭曲我们每个人都逃不脱罪责!那些扭曲的价值观的根源难道在他们在我们身上吗?不过是顺着漩涡的浮萍。那些或赞扬或谩骂,或追捧或贬低,无论发生多少事怎样的事,人们都那么毫无悔意,以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,义无反顾,面不改色地在扭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我记得珊向我哭诉的脸,她的手腕几十道伤已经滴不出血,她说:“那些人,他们知道鄙夷我,或者知道爱惜我,但是他们知道我为何要如此伤害自己吗?”我当时只能无奈,我说:“人总是知道不了那么多的。”可是就因为如此我们应该去放弃他们转而自说自话,到处泼洒廉价的吐沫或泪水吗?如果不是你们,我们先把他们的心刺的千穿百孔,他们会拿起刀子割自己的手,自己的脸,自己的心吗?

  凶手们,醒醒吧!你们还要把伪善的面具戴多久?!

  哦,算了,其实我并不指望有清醒的人,没法醒的人永远醒不了,而清醒着的人他们只会更痛苦更绝望。

  这个梦,从过去、到现在、到未来,很长。

  在梦中我看见梦幻般的景色,那时代的脚步毫无悲悯,一路绽放扭曲的花火。

高一作文 篇5

  有个小小的村庄,住着寥寥几户人家,在深夜里偶尔传来几声凄凄的犬吠。

  深夜,一户人家灯还亮着,昏黄的灯光如同虚弱的病人在一咳一咳中消磨着时光,炉子上的水壶“咕嘟咕嘟”的响着,却没有人把它拿下来。

  “爸,我要出去,去城里。”儿子咬着牙说出这句话,沉默许久,父亲才开口:“行,多回来看看就行。”“我不会再回来了!”儿子几乎是吼出这句话,父亲正在用抹布擦拭着肩膀的手突然停了,猛的把抹布扔到儿子身上,肩上被绳子勒的而露出的鲜红的肉似乎也随脖子上的青筋跳动起来,儿子却提着早已打包好的行李在漆黑的夜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几个月前,父亲用肩膀驮起了他,让他高过新建学校的围墙,交不起学费的他只能用这种办法,可老师的一声怒喝,使他感觉脚下父亲的肩膀一抖,他便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,从此,他恨透了这个村庄、贫穷的父亲以及他那一抖的肩膀。

  走出村庄,在外几年,摸打滚爬,遭受了各种白眼和磨难后,他有了自己的小房子,有了稳定的收入,只是他真的没再回过村庄。

  情人节那天,他和女朋友一起买了昂贵的'电影票,去看那种悲悲戚戚惨惨的电影,电影播放期间他抬头望了望,便像触电般想起了父亲,以前父亲总会让他坐在肩膀上,跑到邻村去看一年才有一次的戏,那是个“露天大剧场”,漆黑的天空就是块大大的幕布,那时几个村的人都在,人自然就多,可“坐的高看的远”,他总不会落下每场戏。戏后他兴趣未减的问着父亲戏的内容,父亲答不上来,只一个劲的附和着说:是,是这样的。只是那时的他还不知道,前面人头攒动,父亲驮着他满面汗水怎么看得到。。。。。。想到这儿,他哭了,在漆黑寂静的电影院他掩着面无声的哭了。

  回到家,他的小房子又停水了,他低声咒骂,只好提着塑料小桶去楼下接水,在黑暗的楼道里,他又想起了父亲。那时家里没水,几个村子用一口井,父亲早早的就去井旁排队,家里没有扁担,他就用绳子,在两端各绑上铁桶,再从脖子那往肩上一套,“吱呀吱呀”的就回来了,那粗粗的绳子啊,总能把他的衣服磨破,让他的肩上渗出血来。想到这儿,儿子也不再去提水,他想省去那些烦杂的事,早早睡觉,明天回去看看父亲。

  回家了,他的仇恨也因为爱与思念消失不见了,回家之前,他千挑万选最后为父亲带了瓶云南白药和洁净的纱布,并且根据记忆中父亲的身材买了件外套,才坐上了归家的车。

  回到家,站在门口,他思量着怎么开口,背后有人拍了他,他转身一看,这就是他几年来都在想念却因为执拗而不肯见的父亲啊,他接下父亲肩上的水,父亲两手颤抖。嘴上一个劲说:“回来了,回来了啊……”

  家里依然昏暗、脏乱可又亲切。他帮父亲脱下背心,用云南白药一点一点帮父亲处理那绽开的肉,父亲不会叫疼,可那皱着的眉却深深刺进他的心。

  他给父亲穿上了外套,也遮住了那已包好的伤口,但那些岁月带来的伤痛又怎么遮得住呢?

  父亲的肩膀是一个艰辛生活的缩影啊,可那心灵上的伤痛却比肩上的伤更难愈合吧。

高一作文 篇6

  也许,我的词汇不够丰富;也许我的语句不够优美;也许我的文章别人看了不会潸然落泪。但是我写的每一笔都发自内腑。也许,你并不会相信,但是我依然坚持。

  家风,与别人家相比,或许我家家境可能会差。要比宽裕,我家的确不强;要比学历,我家真的算是差的无话可说。但是,我的家庭里依然存留着感染我,变化我的东西那就是品行与宽容。

  父母对我的要求并不高,他们并不需要我有多么出类拔萃,虽然每个家长都有一颗望子成龙的心,我的家长也不例外,但是他们不希望会发生比如:我为成绩落泪、自责、沮丧。不希望我为了学习不好好照顾自己。睡眠与饮食方面很重要,因为个别原因我是住在辅导班家中,所以每一周只回家一次我的家长见到我时,每次都会问我最近是怎么瘦了,拿着一大些吃的,叮嘱我好好吃饭,好好休息。而不是一周疲劳的我一见到他们就被问成绩状况。总体来说我的父母不会抓的太轻也不会每天像看待囚犯一般。

  我的父母不会抓得太紧还是有蛮大的好处的,因为我因此养成了一种自觉心,我不用老师、家长们提醒便会自觉写作业,该写的写,该背的背,偶尔有空就多加复习,成绩自然而然的就上去了。就算我真的出人意料的考差了,我的家长也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批评我,他们会努力寻找导致这种结果的根源,然后斩草除根,可以说这是一种比直接批评更加明智的做法。在我眼里这个就算做宽容了,家长的宽容换来相对应的是我的自觉。因为有些其他因素的加入,也使我比正常孩子更加懂事,也就是理解家长明白家长的苦心难处吧!

  品行这方面,我的家长也有做比较大的教育。可能父母能教给我的东西并不多,因为他们的学历并不高,但是他们能教我做人的品行。母亲曾与我讲过:做到的善良是不可能的,但是你也要像争取成绩一样争取变得善良。正直也是这样。我想母亲指的东西还有很多,你们应该也能明白。

  万事都无法做到完完美美,但是前提是你要竭尽所能地去争取。

  可能我的家庭家风做不到,但是我的的确确因他而改变,而成长,而懂事,我是喜爱这个家的。

高一作文 篇7

  我爱你我亲爱的老爸,希望您身体健康,笑口常开,我爱你我亲爱的老爸,希望您永远年轻,我爱你我亲爱的老爸,希望您还会像小时候一样管理我修理我。

 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,您就给我立规矩,给我立了一个三不准原则,不准我不讲诚信撒谎,不准我吃饭叭叽嘴。不准我任兴和哭哭啼啼的,您说男孩子从小就要有个男子汉的样,不能软弱不能哭哭啼啼的,必须刚硬和坚强。说时话老爸您跟我说得这些讲得这些,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,我还会感到您对我太严厉了而去害怕您和憎恨于您。

  直到我上初中了,您对我的要求又不一样了,您要求我不准留长发,不准染头发,不准抽烟和喝酒,不准谈恋爱,不准去网吧和其它娱乐场所,不准我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等等,您还经常给我上思想政治教育课,给我讲军队里面的纪律和管理要求,您摸着我的小平头说,哎,这就对啦!部队里面那有留长发的,都是你这样的小平头,儿子你真棒啊!儿子你真听话啊!哈哈,说着说着,我老爸就高兴的大笑起来,我虽然不愿意听这种笑声,不愿意接受老爸的一些理念,但是碍于老爸的军威,我就只有投降了,等我上高中以后,老爸居然不怎么管我了,也不在给我定什么规矩啦!哎呀,这可真奇怪啊!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啊!凡正我每天看见老爸起得挺早得而且还睡得挺晚,老爸在我们家院子里种了一块菜园,在菜园的东边还栽下了很多树,在菜园的西边栽下了很多花,老爸还在我们家阳台上养了很多鸟,有鸽子,有百灵鸟还有小黄雀等等,我终于明白了,爸爸为什么没有时间管理我了,原来他在忙这些啊!

  终于有一天,已经习惯了被爸爸管得我,主动的问老爸,爸爸你现在怎么不怎么管我啦!我小时候和上初中的时候,您管理我这么严,而现在确不怎么管我啦!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老爸,老爸听了后,爽朗的大声笑起来,说傻孩子,因为你现在已经长大了,你已经是成年人了,你对所有的事物和东西都有了自己的选择和判断标准了,你现在已经是大树啦!不是像你小时候啦!你小时候就跟小树一样,无论干什么都还不定,我就只好经常的给你浇水施肥,给你约法三章,经常的给你修剪修理,经常的给你上政治思想教育课,目地就是怕你不走正道,跑偏了啊!

  说着说着老爸又高兴的笑起来,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一切,明白了父亲的所做所为都是爱呀!都是为了我啊!我此时也变得喜欢听爸爸的笑声了,我感觉老爸的笑声是那么的自然,是那么的亲切,是那么的得意和骄傲。

高一作文 篇8

  阅读名著经典,犹如扎根于大地之上的健康植被,吮吸着大地的精血和养料,永不停止。

  ——题记

  满屋子的书籍黯然无声了,为无人赏识而失落,为不得志而忧愤,为同道者的孤寂而无奈。

  谁还会为一本书的命运掬一把热泪?谁还会为寻觅一本好书而走遍天涯海角?电脑的迅速普及,多媒体技术的日新月异,图文并茂的软盘和光碟,随心所欲的键盘和鼠标,谁还相信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?”

  但,静观花开花落,闲看云卷云舒。书本就是书本,从呼唤到沉思,从激越到静默,一切皆因书而或喜或忧。欣喜若狂时读书,书能使我冷静下来,淡然对待原来脆弱的生命。漫步于书的园圃,以一双孤独的脚印去求证岁月对人生的宽容;徜徉在书香殿阁,用一种孤寂的心情来品味人生对岁月的无奈。

  有书的日子不会无聊,不会惆怅,不会迷茫,书伴着心静如水的我,在淡泊日子里来欣赏人生的潮起潮落,摆脱了世俗的桎梏,把灵魂深入书中,我读到了种种神奇,读出了无数坎坷,读明了世间哲理,读懂了万种奥妙。从此,所有悲凉美丽的时刻在生命里慢慢聚拢。

  幸福的呼唤偷偷老去,遗憾的感叹接二连三。书籍,它不求现在的繁华,也不梦寐短暂的虚荣,它追求的是永恒的喝彩与长路尽头的温馨。那是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欣喜;“是一路风尘一路歌”的感慨,是漫漫旅途被甩在身后的魅力;是最后一道风景告诉你坚持的胜利,是来自书籍灵魂深处最悦耳动听的歌!

  书籍的气质在沉默中被恪守,那是“淘尽狂沙始到金”的震憾,它的美是内秀,是深蕴;是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的苍茫;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无言;是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欣慰。

  于是,深藏内心的一种景仰,使我虔诚地敬献在书籍的祭台上。书籍的忧伤,感应地随我的缅怀悄然飘走。迈进风格依旧的书房,高傲的烛台,恬淡的茶水,古朴的蒲扇,虽没有红袖添香,却自有清风明月长河落日般的感悟。

  我相信,没有什么救赎比来自书籍中的更有效!没有什么力量比来自书籍中的更使人振奋!没有什么情感比来自书籍中的更令人动容!

  书香盈盈,书情悠悠!

高一作文 篇9

  看《岛上书店》时,里面有一句话,“无人为孤岛,一书一世界”,曾经深深地感动了我。这句话给了我孤单时的温暖,让我可以从书本的世界中,得到安慰。

  田禾在《就这样慢热地活着》中却写到,孤独是人生的本质,是生命的真相。也许,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孤独的处境,才能找寻到生命的真相。如果一个人常年生活在一个喧闹的世界中,他如果从来没有体会过孤独,那么他也不会有时间去思生命博大的真相。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。没有孤独,何来思考,没有思考,何以为人?

  有时候,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,无人可以靠近,无人可以着陆,孤独的矗立着,眺望着周身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,等待下一个世纪,沧海化作桑田。这个时候,常常是自我探寻自我寻找的最佳时刻。

  世界上有很多种孤独,有的是因为不被人理解,有的是因为格内向常常离群索居,还有的是,陶渊明似的孤独,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边远小山村,这种人往往是喜欢清净,因而享受孤独。

  没有人会不孤独,没有人会一直认同,甚至总有人会讨厌你。这时候,你可能会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孤独。但没关系,当你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即使鲜有人与你同行,即使你感到异常孤独,当你真正开始接受孤独,理解孤独并享受孤独。你就已经超越了自己,因为,你战胜了孤独。

  也许,你是一座孤独的岛屿,常年屹立在大海深处,但你应该相信,即使没有人靠岸,你也可以存在千年。待到沧海变作桑田,你便是那高耸的云之颠。

高一作文 篇10

  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这是宋代作家王安石写的古诗,可以说明春节的习俗在宋代就有了,那么,时隔近千年的今日,春节的习俗会变吗?年味,会变吗?

  在“噼里啪啦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中,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春节,是我们13个家人的团聚之日。为什么要以噼里啪啦的鞭炮做一年的开头呢?传说,有一种作恶多端的怪兽,叫“年”,人们为了赶走它,就以放鞭炮的形式来驱赶它。现在放鞭炮是用来迎接家人,甚至成了儿童的娱乐……年味,变了一些。

  过年时,每家每户都要在门口贴上对联,又称“春联”、“门对子”,传说在古代,贴春联是为了辟邪,挂年画也是如此;如今,贴春联挂年画增添了许多红色的气氛,更加喜庆。虽然用意变了,但是形式确没有变。年味,变了一些。

  那大家知道压岁钱的用意吗?在古代,压岁钱是用来给儿童辟邪、驱邪的,里面可能会放一些钱,这是大人们对小孩的心意,祝福小孩子们平平安安;如今,家长们竟认为不应该接受别人的红包,觉得不好意思,或者用一些善意的语言将钱拿来保管,反正我的家人保管的钱都要不回来了……年味,变了。

  白天,我家并没有去给别人一家一家的拜年,我们一家13人都在家里,一年未见面的亲戚白天在干什么呢?玩手机!围着家中的圆桌,一种安静的气氛,并没有以前那样那么激情的谈话,讲述一年中发生的事情。爷爷奶奶安静的坐在中间,看着都寂寞,其他人个个拿着手机,大的在玩微信、发朋友圈;小的们在联机打游戏。爷爷奶奶孤独的、静静的看着我们……这还是过年吗?年味变了!年味完全变了!

  晚上,孩子们在外面放起了烟花,大人们也玩了一天的手机,累了,所以围成桌打牌、聊天。我在外面放烟花正起劲,一股浓浓的烟肆无忌惮的往屋里熏着,大人们也不嫌弃,只是说说笑笑罢了。到了凌晨,天空放起了五颜六色的花炮,每家每户都要放的,漆黑的天空变得不黑,寂静的天空开始不安静,变得热闹非凡,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天上的烟花……晚上,真美。年味,似乎没有变。

  那么,随着时代的发展,可能春节习俗的用意变了,形式变了,但是年味并没有变,变的仅仅是我们看待年味的心……